来自 纳斯达克上市条件 2022-05-11 21:22 的文章

本土精品咖啡打破“卡脖子”困境

记者 | 韦香惠 马越

中国咖啡消费和投资市场的火热,已经蔓延到了供应链领域。

咖啡供应链服务商“乐饮创新”近日已完成近5000万元A轮融资,由盛景嘉成领投,老股东宽窄创投二期基金继续跟投,由远识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这也是这家公司(原名“魔饮咖啡”)继去年8月获得千万级天使轮后的再次融资,将用于提升产品创新研发能力以及精品速溶咖啡相关产品生产线产能扩充。

如果你对乐饮创新这个名字不熟悉,那么它的合作伙伴你可能知道——永璞咖啡、鹰集咖啡、鱼眼咖啡、灰盒子咖啡、.JPG、TAG、OATLY及永夏咖啡陆续成为这家供应链公司的客户。

乐饮创新在2017年研发出了标准化规模生产精品级冷萃咖啡液的生产设备,并在当年成为永璞咖啡的核心供应商;2018年末,它推出了冻干工艺的冷萃冻干咖啡产品;2021年末,又研发出采用高温高压急速萃取的“闪萃工艺”的标准化规模生产设备。

供应链服务商崛起的背后,是中国持续扩张的精品速溶咖啡市场。

以咖啡液为例,2021年淘宝天猫咖啡液销量规模已达亿级,约是2019年的17倍,一跃成为淘宝天猫咖啡行业第二大类目,预计数年后规模可达百亿。目前,天猫上许多新锐咖啡品牌单品销售过亿,咖啡液商家数量较2020年翻20倍。

不过受制于供应链的设备和技术工艺,能够售卖咖啡液的品牌依然有限。

创立于2014年的永璞咖啡算得上是精品即溶咖领域内的黑马品牌。早年间,永璞咖啡就对乐饮创新的前身魔饮咖啡进行投资,双方合作开发了冷萃咖啡液供应链。

永璞量贩桶闪萃精品即溶咖啡液

乐饮创新作为供应链,凭借“闪萃+滴滤式冷萃”的萃取技术与“冻干粉+咖啡液+液氮冷冻块”的保存技术,可以提供“冷萃冻干粉”、“冷萃咖啡液”、“闪萃咖啡液”这样的产品。

但通常来说,由于国内冷链咖啡液运输成本较高,常温咖啡液工厂主要集中在日本,这也很大程度上制约了咖啡液市场的发展。

“如果咖啡液不做常温化,其实是非常难解决大众用户的需求。”时萃创始人范若愚观察总结道,“如果是一个需要去用冷藏保存的咖啡液,对于长期的用户需求,以及品牌对咖啡整个有效期的管理来说,难度非常大的。包括履约成本,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我们发个快递,要加泡沫箱,一定要发顺丰。一单的快递费加上物料成本就要20多元。”永璞咖啡创始人铁皮说,“所以我们必须要把咖啡卖到150元左右,才能覆盖比较高的快递和履约成本。”

除了高昂的物流成本外,冷链咖啡液还受限于场景。“无法真正做到随身携带,想喝就喝,因此消费者没有办法去囤货。还有很多人在办公室里面,没有冰箱,这也会影响消费者的选择。”

2018年,永璞入驻天猫,同时着手解决咖啡液常温化的问题。然而把冷藏的咖啡液变成常温,并不是简单的高温杀菌就可以,要去解决稳定性的问题,以及不能添加防腐剂。

彼时国内还没有工厂能够去解决这个问题。永璞咖啡在2019年获得新一轮融资后与一家日本工厂进行合作,转而投入常温咖啡液。

接下来,关税、灵活性以及产品同质化又成了品牌的困扰。

“15%的关税,这个是省不了的。加上海运等不确定因素很容易影响新品快速的推出。”铁皮告诉界面新闻,去年永璞就有一批货在运来上海的路上到了台风,必须退回去,导致整个产品遇到了断货的风险。

同一源头的“日本贴牌”也使得中国市场的咖啡液产品口感也极为相似。

Honey Coffee是日本少数可实现常温咖啡液全流程代工技术的企业,永璞在内的许多中国品牌都曾找其做过定制生产Honey Coffee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透露,目前合作方经常提出“竞争差异化”的需求,公司的实验室就需要满足客户的研发诉求。“比如牛奶品牌想要出一款拿铁产品,那我们就会去调整出和牛奶相融时最平衡的浓度。”

咖啡液的供应链不是一个品牌能做的事情。2021年上半年,在天猫和咖啡品牌、商家共同推动下,国内首家常温咖啡液工厂——大闽食品(漳州)有限公司投产。

大闽食品国内销售总经理邹峰介绍,国内生产常温咖啡液并非易事,当时碰到的技术瓶颈大概有三个。

首先是咖啡的沉淀的问题。咖啡因为含有咖啡因,酸质产品在常温储存过程当中会发生沉淀,而这些沉淀是不可逆的,在后续饮用加入牛奶时就很难去复溶,大大影响外观。

其二,咖啡在储存过程当中,风味也会慢慢变酸。这种酸不是常规意义上浅烘咖啡或者精品咖啡浅烘带来的优质的酸——例如柠檬酸和柑橘的酸味——而是一种不良的酸味。

另外咖啡在杀菌后要考虑到安全性,尤其是常温储存。杀菌强度越高,产品就会越安全。与此同时,带来的风味和产品损失也会越大。

大闽食品早在2013年就开始投资咖啡生产线,基于以往做茶和植物提取的经验,这家公司将种种过滤、保鲜技术运用到咖啡当中,而冷冻咖啡液产品主要销售给康师傅、统一等做罐装饮料的品牌客户。

2019年,大闽食品和天猫接触,经过近乎一年的反复沟通、和咖啡品牌的接触,最终决定加入常温咖啡液领域。

淘宝天猫咖啡相关负责人昆成表示,解决了咖啡液生产难题后,线下咖啡馆不仅能在淘宝天猫销售咖啡豆、周边,还能通过咖啡液最大程度地还原网红咖啡口味。不用开咖啡馆,就能将自家咖啡销往全国,满足各地消费者需求。

本土精品咖啡打破“卡脖子”困境

根据计划,淘宝天猫打算在一年内孵化50多个千万规模以上的咖啡新品牌。该计划将面向9万家线下咖啡馆、烘焙厂、海外进口咖啡贸易商以及愿意在淘宝天猫创业的新咖啡商家。

时萃咖啡在广州、深圳、佛山有接近20家线下门店,2019年底它就与大闽食品进行合作。创始人范若愚介绍称,目前时萃所有线下门店里有超过40%以上的菜单出品是特调类,其中90%是直接由咖啡液和预调液完成的。

时萃果咖咖啡液咖啡浓缩液

另外还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产品也是用咖啡液和预调液完成。但这些产品不仅在风味上很少有损失,整个出品效率会至少提高2倍以上。“一杯拿铁45秒就可以出杯,一杯创新特调的出品大概在1分钟到1分30秒出杯。”

邹峰向界面新闻透露,预计明年大闽食品的咖啡液总产能再翻一倍。出货速度可以大幅超越进口,国内生产加物流时间可以达到25-30天以内。产品可以在5-12倍之间的浓缩倍数上灵活变化,更加多样。以及目前已经有不同形状的袋装产品和杯装产品,明年还会上线新的无菌罐装杯装产品。

“国产常温咖啡液供应链落地,也让我们内部更加坚定了咖啡液在未来的8-10年,会是国内非常强需求的产品。”铁皮说道。